Book Details 
Title : 归真錄
Subject : 归真錄
Remark : 创作,是一件苦差是,要把剧情无中生有,写成一本文艺小说或武侠小说什么的,是一件难事。 要把一些文字排列成行,来表达一些景物的美丽,或表达作者的一些心声;更难! 因为写出来的东西,不一定与事同步。看书的人,也不一定定会与作者有同样空间的共鸣。 写书难,写[ 真相 ] 更难! 写觉悟的真相? 难!难! 难! [ 归真錄 ] 是俺的心声,是俺在喜玛拉雅山雪峰上静坐三日夜,大澈大悟的亲身经验。 俺早就想把祂写成文字,与众生分享。尤其是热诚生命探索修行者,我更是欲透过文字, 与大家共享这宝贵的 ` 无上喜悦的人生经验。 [ 归真錄 ] 前后写了三年。撕破了十多本稿纸,重写了数十遍,总觉得词不达意。 写得太玄看者不明,写得太深读者不懂,写得太浅又离题太远,甚办? 俺把字排列成行,一行一行的写下去,俺真的在写一些自己觉悟的真相吗? 阁下在读我写的东西?是在读文字的表面字义?还是在分析自己的见解? 俺是在写自己要写的?还是在写阁下要看的?这是整本书的困绕点! 今年初回归尼泊尔闭关时,将所有的[ 归真錄 ] 旧稿重看了,然后关在小旅舍三日夜瞑想,终于灵机一触,拿起笔最后一度重写[ 归真錄 ] 。 俺从 [ 加德满都 ] 的小路旅舍写到路边的小茶馆。从 [ 朴克拉 ] 的碧华湖边写到喜玛拉雅雪山峰。 手冻僵了,笔心也冻结了。点了一根宝贵的蜡烛,躲在篷帐内,用烛光照明,用烛光取暖,用烛热溶笔心,一本归真錄终于被写出来了。 整个写作过程发生了件怪事,我发觉在大多数的情况中,根本不是我在写作。而是整体宇宙能量透过了[ 我] 这副机械,将真相写了出来。 不管怎么样,[ 归真錄 ] 算是被写出来了。您看得懂不懂俺不知道,也不须知道。因为这一切都不是 [ 我 ] 写的。 以其说佛笑生创作了[ 归真錄 ] ,不如说[ 归真錄 ] 创出了佛笑生。 願这本书,能像俺在雪峰帐篷中,所然起的烛光一样;带给世人多一点温暖,带给世界多一份光明,带给阁下的人生多一些喜悦! 佛笑生合掌叩首于 [加德满都 ] 初春,诺姆琳卡旅馆。 乙亥年立春第一个朝阳高圣的早晨,心情狂喜呆望窗外小黄花傻笑。
Unit Price : 50.00
Picture :